经典案列Position

你的位置:武汉三高电气测试设备有限公司 > 经典案列 > 粤港澳车展:余承东称华为造车不吃独食,何小鹏吐槽芯片价格被爆炒几百倍

粤港澳车展:余承东称华为造车不吃独食,何小鹏吐槽芯片价格被爆炒几百倍

发布日期:2022-11-23 11:58    点击次数:172

粤港澳车展:余承东称华为造车不吃独食,何小鹏吐槽芯片价格被爆炒几百倍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宋豆豆 深圳报道

两年前,受疫情影响,北京车展的举办时间推迟了五个月;两年后,这一车圈盛会再次因疫情推迟。作为今年上半年国内唯一的一场大型车展,如期举办的粤港澳大湾区车展(5 月28日至6月5日)让汽车圈迎来了久违的沸腾。

据了解,此次车展吸引了近100个汽车品牌,近千款新车集中亮相,其中全球首发、亚洲首发、全国首发和首展的车型超过50款,现场召开40多场新车发布会。

“纯燃油车时代会迅速结束,如果现在还买燃油车,就像当时智能手机时代刚来临时,大家觉得(智能手机)不够好,还在买功能机一样。”5月28日,华为常务董事、终端 BG CEO、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 CEO余承东在同期举办的“Stack-up全栈能动2022”上再次语出惊人。

除了“内涵”燃油车,余承东也为将于6月底发布、7月底交付的AITO第二款车型问界M7打了一波广告,放话“问界M7将会完全超越丰田埃尔法、雷克萨斯LM等百万级豪车。”

随后上台的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直言“听老余讲M7,超越百万豪车,我心里也想扔个鞋子上台,等老余讲第三款车的时候看他用什么形容词。”同时何小鹏对自动驾驶的安全、成本、数据、高度集成以及全场景化等发表了看法。

此外,何小鹏再次提及芯片炒作问题,在社交媒体上发布“可达鸭求芯片”的消息之后,有朋友过来沟通。“我们一台车有5000多颗芯片,拿了两三颗芯片的规格给他,过了一天对方报价3000元、2700元、2500元。”而该芯片的单位成本价仅为3.5元、7元等。

余承东:华为造车“不吃独食”,希望分工合作

首次参展的AITO汽车“壕”气十足,场馆外均是AITO汽车问界M5展位的灯杆广告,问界M5纯电版本也在展台亮相。“M5纯电版将于9月份上市,争取让大家在10月份开上。”余承东表示。

与此同时,他也对第二款车型问界M7充满信心,称“M7外部尺寸很紧凑,但内部空间很大,是一款大型六座豪华SUV,要超过阿尔法、所有的豪华车、高端车、MPV”。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 601166目前问界M7已出现在AITO官网,定位“豪华智慧大型电动SUV”。华为商城也同步亮出广告:问界M7即将重磅发布,敬请期待。

此外,余承东表示,智能手机时代的来临如同智能电动网联车的来临一样,是大势所趋,纯燃油车时代肯定会迅速结束。

“在实现汽车智能化过程中,希望大家分工协作共同发展,一家企业不能什么都做。像电池、天窗、玻璃、门窗、座椅、底盘这些东西我们没有做,我们做的是电子化部分,没有想过一家吃独食。”余承东表示,华为没有吃独食的理念,否则也不会被美国制裁。

“我们以前太相信全球化分工,没有进军半导体制造领域,结果今天在现实面前被打脸了。”余承东认为,核心领域、核心地方不能被卡脖子,在没有很好的外部解决方案时,经典案列华为也会选择自身有优势的技术。

何小鹏:芯片价格爆炒几百倍

随后上台的何小鹏以“想扔鞋子上台”开场,调侃道“M7超越百万豪车,等老余讲第三款车的时候看他用什么形容词。”

何小鹏再次提及造车的资金问题。他认为,中国大部分汽车企业都需要提高研发费用。

“以前我们认为造一台车需要200亿,把一台车造到全球并且卖好,在盈利之前还需要300亿。但今天在智能汽车体系中,研发的时间、强度、投入很重要,目前小鹏的研发费用已达到80亿,这在中国汽车行业里能进到前十。但我们看到,特斯拉、华为等企业的研发费用动辄都是七八十亿的美金。”

此外,他表示,“以前我认为一个汽车企业做出10万辆/年就有一定规模效益,最后发现10万只是其中一关而已,后面还有很多关,我们要做到数十万才能有更大的规模,从有收入到开始有利润,从开始有规模到开始有质量这样一个重要的转变。”

他也谈到了对自动驾驶技术发展现状的看法。“从上下游生态、软件生态来看,中国的自动驾驶在全球都是属于最领先的,包括友商在美国的情况没有想象的那么好。”

在他看来,从L2到L3到L4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从量产的角度看,智能驾驶企业要思考五个要素:一是如何把智能驾驶快速全场景化;二是提升安全的优先级,由于司机的驾驶习惯、道路交通的变化等,按照10的5次方考虑汽车安全系数远远不够;三是成本的挑战,四是数据化,“一天要跑到数千万公里的智能化才能把自动驾驶做的更加安全”;五是高度集成,随着智能驾驶甚至高等级的智能驾驶越来越前进,整车的智能必须整合起来。

据何小鹏透露,小鹏汽车希望今年下半年开启城市智能辅助驾驶(CNGP)功能,“明年会开启点对点,目标在明年接近50到100个城市里所有地方,从家里停车场到公司停车场点对点自己开,2026年可能会出现无人驾驶的部分车辆,无人驾驶的难度远远高于辅助驾驶。”

对于在社交媒体上借可达鸭求芯片一事,何小鹏表示,一些政府机构主动联系表示可提供帮助,目前正在沟通。但也有一些人以上千元的价格提供成本仅个位数的芯片,“他们报价3000、2700、2500元,但进价成本才3.5元、7元,给芯片商加了几百倍的价格。”  

“芯片短缺的情况至少将持续到今年,甚至明年更长的时间。”何小鹏此前在一季度财报电话会上表示,“一辆智能电动车芯片的绝对数量接近5000颗,少数主要芯片问题不大,目前主要是一些小而便宜的芯片的产能非常不确定。(供货情况)当月能够看到次月很不错了,大部分只能看到下周。”

在他看来,下一步车企除了加强供应商合作,更重要的是建立强大的团队,以能在数月内根据芯片供应动态而将整车平台的相关技术进行调整升级。他透露,小鹏汽车在2015年就开始分步骤打造强大的嵌入式系统硬件和底层软件的深度自研,2022年这些投入开始进入产生规模效益的阶段。



Powered by 武汉三高电气测试设备有限公司 @2013-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 365建站 © 2013-2022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

TOP